ANTLER

噫。

睡梦里见自己和家人的声音置身荒郊,眼前茫茫白色湖泊上缭绕一层蒸腾的云雾,只有一颗孤独的大榕树孑立着,翠绿的枝叶模糊了。面前浅橙色的条形小鱼在半空中游动,轻轻用手一触便断成两截,手感像是脆生的泥土,柔软易碎。

唯一有形有声的人是我父亲。我蹲在一个咕嘟咕嘟冒泡儿的微型泉口所在的假山旁,用手拨弄着水。试着抓住还在水里的橙色泥土做的鱼。光滑的很。父亲把手伸进水里,捉出一只同样是亮橙色的八爪鱼来。它体表还泛着涂了糖液般的光泽,它一被捉出水就挣扎到假山山壁上化作一块黑炭,轻轻一触,便粉身碎骨。

我起身。身边飞过一只蓝绿色手掌大的蝶。伸手一抓,一阵风似的就消失于灰白天际。

评论

© ANTLER | Powered by LOFTER